日本援助中国绿化近百亿日元 日媒称希望降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9-15 18:40    浏览:

[返回]

  图:日本科研机构所做的中国大气污染对日本影响的预测图,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网。

  早在前几年,日本就多次指责日本大气污染一部分来自中国的“漂洋过海”,该说法受到多名专家学者的质疑。

  原文链接:近日,日本政府表示为援助在中国进行植树造林的民间团体向“日中绿化交流基金”提供接近100亿日元(约合5.2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日本《读卖新闻》12月4日报道称,该举措意在通过民间交流改善两国关系,并计划列入2015年度补充预算案。

  本文来源于西安文明网(,转载请保留此标记,谢谢!据悉,从1999年开始,由时任首相小渊惠三提议设立总额约100亿日元(约合5.2亿元人民币)的“日中绿化交流基金”,为日本民间团体援助中国植树造林项目提供经费。每年植下约1000万棵树,总面积达65000公顷。该媒体称日本政府期待该项目能降低来自中国的“越境污染”。

  然而预计基金今年年末将会减少约10亿日元,有人士担心项目投入势头呈衰退趋势。《读卖新闻》进一步介绍道,日本政府考虑到相比设立之初基金规模有所增加,并接受中方提供的资金,也有想法探讨向日本国内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中国中东部地区近期大气污染状况严重。日本环境省表示,日本不会马上受到影响,但日本国民却十分担心受到“越境污染”,相关网站点击率激增,各地方组织也采取了相应措施。专家称,来自中国的“越境污染”对一般人不会有很大影响,但患有哮喘等呼吸道疾病和心肌梗塞等病症的人群应特别注意减少室外活动。以下是朝日新闻报道的主要内容:

  近期,中国境内的大气污染跨过大海,其影响波及到了日本。虽然日本环境省称“不会马上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有识之士还是纷纷表示了对中国“越境污染”的担心,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自卫措施。

  原文链接:从上个月开始,北京市内出现严重的大气污染。1月29日,北京市大气中的污染物浓度为500微克/立方米,达到日本大气标准的十倍以上。中国的大气污染状况被报道后,日本环境省的大气污染物质广域监测系统“蚕豆君(そらまめ君)”和集中了大气污染微粒子以及预测沙尘暴等信息的网站“Sprintars”的点击率急剧增加。

  福冈市一位40多岁女性每天都浏览“蚕豆君”和“Sprintars”网站。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后,她带着女儿来到福冈避难,女儿现在就读于福冈市一家幼儿园。她说:“福冈市空气也不好。虽然可能只是我有点过敏,但是每天眼睛都不太舒服。”担心大气污染严重的时候,她就不在室外晾衣服,并且让女儿每天都带着口罩。她还说:“如果大气状况恶化的话,我们不得不考虑离开福冈市”。

  富山市某儿童福利会从1月中旬开始,每当污染物浓度高的天气出现时,就让市内两所幼儿园关闭窗户,也禁止园内儿童出外游玩。起因是在网络上了解到中国境内出现的严重大气污染。他们表示:“既然可能会对健康产生影响,那么就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

  从中国“越境”来到日本的污染物是一种直径小于或者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以下称为“PM2.5”,也叫可入肺颗粒物。其典型代表是柴油机和工厂排出的废气中所包含的灰尘。其直径约为头发直径的1/30,一旦被吸入人体会迅速进入肺部,引起各种炎症、哮喘和心律不齐等症状,还可能会引起肺癌。

  本文来源于西安文明网(,转载请保留此标记,谢谢!日本于2009年9月将大气中PM2.5浓度年平均值15微克/立方米,日平均值35微克/立方米定为大气环境标准。日本国内很多临近交通发达、工厂密集地区的大都市都被检测出超标。环境标准设定之后,2010年度首次公布了测量结果。全国46个测定局中,川崎市、千叶市等超过70%的地区年平均浓度超过了大气环境标准。

  虽然超标地区大部分位于西日本,然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东部的山形和藏王的雾凇中也检测出了来自中国的污染物。对此进行了调查的山形大学理学部教授柳泽文孝指出:“这些物质冬季以酸雪的形式,夏季以光化学烟雾和酸雨的形式降落到地面。”

  相关人士称,这些污染物可能对正常人的身体健康没有影响,但由于患病人群抵抗力较差,呼吸器官和循环系统器官功能较差的人群、患有哮喘以及心肌梗塞的人群应特别注意并尽量减少室外活动。

  原文链接:年中国的名义GDP是日本的1.25倍,煤炭消耗却达到34.5亿吨,占到了世界总量的一半,是日本的19.7倍。也就是说每产出一分财富,日本消耗的煤炭只有中国的1/16。这种悬殊的差距,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中日经济结构不同,中国是世界工厂,以实物产品生产为主,而日本生产更多的非实物产品,所以中国需要耗费更多的资源;二是日本注重利用清洁能源,以发电为例,2009年日本的煤电发电量只占总发电量的24.7%,而核能和液化气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的6成,日本核电站危机发生之后的2011年,核电发电量大降,煤电发电量上升,但缺口主要还是由液化气发电增长弥补的,而中国的煤电发电量长年占到总发电量的80%以上。

  本文来源于西安文明网(,转载请保留此标记,谢谢!2009年,日本再次加强了尾气排放规定,此规定为全球最严格,导致日本的汽油和柴油中含硫量降至10ppm(百万分比浓度)。而中国执行的是汽油含硫量不超过150ppm、车用柴油含硫含量不超过350ppm的标准,与日本相差了15倍以上。实际情况可能相差更多,2012年《齐鲁晚报》在山东随机抽取了6份93号汽油样品,其中有2份汽油的硫含量高达680ppm、910ppm。

  对于日本企业来说,在排放工业废气时遵守环保标准是必须的,因为这样做首先就省钱根据日本治理二氧化硫造成的大气污染事例研究,企业没有采取相关措施导致的损失是采用防污设备的10倍。其中的损失,不仅包括承担取消营业许可、赔偿的风险,还有可能出现与政府或其它企业之间的交易中止、消费者不购买其产品的风险。而中国的企业或选择拿出一笔钱与监管部门建立关系、或作为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对象取得违法特权,然后就肆无忌惮的排污。

搜索